最新排行
· 恒大多元化布局首战告捷!海花岛惊艳亮相打造一流文旅胜地
· 哪怕是明星,也要含泪恰饭
· 男子跑了10年马拉松突发心脏病,医生:跑步跑出来的,不建议普
· 赵丽颖产后复出,官网出现塑料精修图,连化妆师都失误了
· 摇身一变成“画廊”国庆假期日照这个村庄“惊艳”游客
· 「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」浴火重生!一起来看济钢的“蝶变”
· 南方中证互联网指数分级B净值下跌1.83% 请保持关注
· 记者:日本国手马场雄大与独行侠商讨加盟事宜
相关推荐
· 菜鸟赛季场均30 分有多难?73年历史仅3位,现役榜首之人不
· 庐江县市监局召开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工作会议
· 10月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 美债收益率曲线加速趋陡
· 流量即原罪?
· 大商所上线基差交易平台 基差贸易迎来发展新机遇
· 红掌一年四季常绿,花色红艳饱满,秋冬也能一直开花
· 红豆股份新品发布会在沪启幕,以轻时尚之名闪耀魔都
· 黄金期货跌势望延续 静候PPI月率数据公布
 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社会  >  真是打脸:美媒华裔记者也被暴徒围了 
真是打脸:美媒华裔记者也被暴徒围了
发布时间:2019-10-22 01:36:53 热度: 1489

昨日,来自美国主流媒体《纽约客》的美籍华裔记者范嘉洋(Fan Jiayang)在其个人社交账户上发帖称,她在香港街头遭到极端分子的质疑,因为她有一张“中国面孔”。

她还说,在她出示护照、记者证和名片后,极端分子仍向她施压,“作为一名美国人,你为什么会说普通话?”...

这一场景也再次证实了许多内地媒体和网民的担忧,即在香港街头说普通话很可能成为极端分子的“目标”,甚至可能是暴力行为。

“我的中国脸成了累赘”。

这是范家洋昨天在她的社交账户上写的一段话,他是一名美籍华裔记者,7岁时和家人从中国重庆移民到美国。

因为就在昨天,美国主流媒体《纽约客》的记者因为他的外表和他的“普通话”遭到香港极端分子的恶意攻击。

她写道:“有人问我,既然我是来自美国的记者,为什么我有一张中国脸。”。“我出示了记者的证件、护照和名片,但一位老人仍然恶意地问我‘你为什么会说普通话’。我被一群暴徒包围着,他们问我是否真的来自西方。”

不仅如此,范佳扬还透露,她其实是来帮助“示威者”处理催泪瓦斯的,但问题是,上周她和一名白人记者出现在街头“抗议前线”时,并没有这样的围攻。相反,“示威者”来和他们握手。但这一次,当周围没有白人记者时,她被包围和审问。所以现在没有白人朋友她不敢去前线。

"我们不是在为平等和不受歧视的自由而战吗?"她怀疑地问道。

在我们看来,范家洋遭遇的场景再次证实了许多内地媒体和网民的担忧,即在香港街头说普通话很可能成为极端分子的目标,甚至可能成为暴力的目标。

同时,它也打击了一些西方媒体人士的脸。例如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的一名记者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声称,在香港发生多起针对讲普通话者的暴行后,他“从未”难过地接受普通话采访。

但更重要的是,它也暴露了一个西方媒体以前故意忽视的问题,即香港街头的极端分子实际上是一群“仇外”甚至“反种族主义”的人。

一名新加坡网民抱怨说,香港社会的等级结构如下:西方人(白人) >英美加拿大华人>讲广东话的香港人>大陆人>印度人>南亚人>非洲人。他也因为这个脏话得到了很多赞扬。

范嘉洋透露,暴民强迫她说出“抗议者的五项要求”后,其他人开玩笑说,“五项要求之一似乎应该是‘派一名非中国白人记者来报道我们’。

然而,毫不奇怪,范家洋的经历并没有在推特上引起人们对这种“反向种族主义”的谴责,推特是一个长期以来被极端分子甚至反华分子主导的海外社交平台。

许多极端分子的同情者/支持者在她的帖子下疯狂地争辩说,我们“害怕”或害怕来自大陆的“间谍”。你看起来很北方,你的口音不是标准的美国口音。所以我们这样对待你。对不起。

一些极端分子直接撕掉了虚假的“道歉”伪装。范嘉洋说她“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话字会成为这群暴徒的恶意”,他们狠狠地质问她说:“既然你知道说普通话会成为目标,为什么你还说普通话?”你是故意丑化“示威者”吗?

更多的极端分子威胁她说,“如果你真的是记者,你应该知道这里的情况,如果你还敢说普通话,那是你应得的。”

此外,一些媒体“同行”也希望范嘉阳删除曝光她被围困经历的视频,理由是她“担心”该视频“未经许可拍摄抗议者的照片”。对此,范嘉阳回应说对方先带走了她,所以她又带了回来。

我不知道是否受到这些“舆论”的影响,范嘉洋很快就“改变”了她在岗位上的态度。当被问及是否会因此谴责香港街头的暴力时,她用“照顾左派和右派”来表达“我支持香港争取自由”。

她后来甚至说,“在目前紧张和恐惧的情况下,人们的偏执是可以原谅的”,她爱上了香港的“激情、创造力、慷慨和感性”。

“小小的冲突无法改变这一切,”她说。

事实上,范家洋的态度也说明了一个可悲的现实,那就是,我们不能再天真地认为那些在香港的西方媒体能够“找到他们的良心”。毕竟,对他们圈子的看法是,极端主义暴行是“害怕的”和“被迫的”,所以这不是暴行,不应该被报道,否则就是“诽谤”他们。此外,这个圈子不能容忍其中出现“持不同政见者”。

因此,即使美国主流媒体记者贾凡·杨亲自遭遇这种“针对普通话人群的暴力”,她也只能说这只是一个“案件”,欺骗自己和他人。

上一篇:广州玛奈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对全自动腕式电子血压计主动召回
下一篇:博班:米兰德比独一无二,我没法忘记那场疯狂的6-0大胜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akook.com 布久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